谢园谢世北影“78班最快乐的人走了”

8月18日突发心脏病离世 人间再无“孩子王”

谢园谢世 北影“78班最快乐的人走了”

抛去演员和教师的生活,谢园私下里会和葛优、梁天等好友下棋、聊天、喝酒。谢园、葛优、梁天友谊深厚,合作过多部影视作品。

8月18日,以《孩子王》《棋王》等作品知名的演员谢园因突发心脏病离世,享年61岁。北京电影学院原院长、同时也是谢园78班校友的张会军19日透露,“18日中午,我还在和他联系,帮助协调他下面拍戏的事情。昨天,今天,就阴阳两隔了”。

陈凯歌导演19日发文回忆当年和谢园一起合作《孩子王》的情形,“谢园是一个带给人快乐的人,认识他的人没有不喜欢的。我对他说,你在人前表演,得到最大快乐的是你自己,所以他是天生的演员。多少年前我们一起在云南拍《孩子王》。为了演活这个知青,他两三个月蓬着头,脸也不洗,穿着一件旧衣服不换。过年大家都回了北京,他也不走。为了活在人物里,他一个人守在外景地,等大家回来。我最喜欢一张《孩子王》的法国海报,谢园从竹屋的窗里向外看出去,不知是在看什么,眼睛里满是柔情。”

据悉,遵照谢园先生嘱托,家中不设灵堂,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和追悼会,不召开任何形式的追思会,保持了谢园先生生前低调的作风。

因《孩子王》一举成名

惊悉好友去世,葛优和梁天难掩悲痛。葛优留言道,“观众会永远记住谢园对中国电影、电视剧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”;梁天则说,“所有和谢园合作过的业内人士,都会怀念他曾经给我们带来过的快乐和感动。愿他的灵魂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从此天堂不再寂寞”。

谢园生前非常低调。一次在与梁天一起为自己编剧的电影《防守反击》作访谈时,曾被问及为何这么低调?梁天当时回答说,“谢园跟我一样,不太喜欢炒作,不希望成为焦点。实际上还是靠实力,我们当时是一部电影、一部电影地拍,也是一点一点积累起喜欢我们的观众,这可能还是靠口碑、靠实力、靠作品”。

但后来因为大家都忙,凑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少。三年前,微博曾流传出一张葛优、梁天和谢园的合照,三人手捧当年出演《我爱我家》的合影再度合影,尽管不复年轻,但精神状态非常好。2020年6月,《我爱我家》聚餐,只有英达、梁天、谢园、关凌等出席。剧中饰演贾圆圆的关凌当时还发出视频,和谢园重现了一段经典剧情,桥段重现令人忍不住捧腹大笑。

一个小时后,一张图完工,图中建筑、人行道、道路、天空、行人的轮廓都被不同颜色区分。“我大概了解一点,标注这些是用来转换成让机器读懂的语言,从而让无人驾驶汽车识别不同的障碍物。”李巧兰生怕自己说错,又补充一句:“反正标注时得十分小心,不然可能会引发交通事故。”

北京电影学院78级,和中国电影史上赫赫有名的“第五代”形影相随。生前在接受采访时,谢园曾回忆,当时很多学表演的同学拿着22大明星的照片,立志要向他们看齐。

五和居社区靠山呈阶梯状分布,清一色的灰砖灰瓦,家家门前都悬挂着红灯笼,颇具新农村风貌。这是临县第一个整村移民搬迁点,由附近山上的5个村子搬迁至此。现在,有15个像李巧兰这样的脱贫户在五和居标注驿站接受培训,准备成为大数据标注员。“一张中等难度的街景图标注,算下来能挣10元左右。”临县组织部长李考玉说,“熟练度上来后,他们在家就能完成工作。我们将布局更多的‘标注驿站’,利用职校进行培训,带动更多搬迁户增收。”

李巧兰家里有4个孩子,都在附近乡镇上学。开始培训那几天,她学习的时间比其他人都长,却总“慢一拍”。有一次,好不容易标注完成,却因为忘了保存,导致一个小时的工夫白费了。跟自己较劲的李巧兰当场就哭了出来:“为啥偏偏是我不会!”

但李巧兰不服输,她总是拿个本,把电脑演示文档里的内容抄在本上。慢慢熟悉后,她发现这个工作其实并不难。“再练几天,我就能‘接单’了。现在我们‘驿站’分配来好多活,正缺人手呢!”

毕业后,曾被老师评价为“形象一般,没有演技”的谢园,却幸运地接连出演了两部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:张军钊的《一个和八个》、陈凯歌的《孩子王》。谢园感慨,“《一个和八个》,这是我真正认识第五代的作品”。而时为该片摄影的张艺谋19日感伤地说,“我和谢园的第一次合作是《一个和八个》,那是第五代的第一部电影。导演张军钊、美术何群都先走了,现在又是谢园,令人唏嘘。最难忘的是有次看他和何群一起模仿我和陈凯歌、张军钊、肖风以及何群本人,形神生动、夸张搞笑,模仿刚刚开始,所有人已笑成一团!至今,这幅画面仿佛还在眼前。”

《孩子王》被谢园评为自己最纯粹的一部电影,也对后来者产生了巨大影响。编剧史航19日发文说,“《孩子王》是他(谢园)出世名作,造型是蓬头乱发,人称头顶一团墨菊。我1988年来北京上大学,那时精瘦,头发也蓬着,忘了哪个同学说我像孩子王,我荣耀了一学期。”

她不敢相信一个月后的自己是这样的——坐在电脑前,熟练地输入代码进入操作界面,一张街景图出现在屏幕中。移动着鼠标,先点选“sky”,对图片上方的蓝天进行描边,然后选择“tree”,鼠标点一圈,树的轮廓就被定型。

文/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/刘江华

李巧兰就是这样进入这个行业的。在此之前,她只会用手机打电话、发微信,家里虽然有台电脑,但都是孩子们在用,“根本没有想过坐在电脑前工作。”同社区的李艳艳叫她一起去,她连连摆手。但被“拉”来听了两节课后,她发现也不是不能干。“我家孩子小时候在描本上学画画,这个也差不多嘛!”

谢园1959年6月17日生于北京, 1967年—1978年就读于城府小学、清华园中学,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,成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表演系本科生。1982年毕业留校任教至2019年6月。

近年来,吕梁市在大数据产业发力,连续四年举办“数谷吕梁智赢未来”大数据产业推介会。在大数据项目落地生根的同时,将其和脱贫户增收结合起来,让更多普通群众享受到大数据的发展红利。

1981年,谢园出演影片《新兵马强》出道。1987年出演陈凯歌导演的《孩子王》而一举成名,后又主演影片《棋王》。两部影片的优异表演让他获第九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,之后又斩获飞天、百花、金鹰等各项大奖,被称为“四料影帝”。

街景标注只是智慧交通的前期基础工作。吕梁市数霖科技公司总经理王紫维介绍,人工智能时代产品开发前,需要海量的数据语言供机器“学习”,这就需要大量的人力标注。“从业门槛较低,普通人经过1—3个月培训,就能熟练地进行标注。”

谢园的突然离世,也让观众及众多好友感觉到震惊:8月19日,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叶大鹰等导演,梁天、葛优、刘晓庆等演员,还有谢园所在的北京电影学院,以及他的学生纷纷发文悼念。张艺谋回忆说,“谢园是一个快乐的人,也随时会把快乐带给别人”;陈凯歌也说,“谢园是一个带给人快乐的人,认识他的人没有不喜欢的”;谢园78班校友、录音师陶经留言说,“太突然了,78班最快乐的人走了!”

电影《顽主》本来是王朔按照谢园、梁天和葛优写的,一开始就定谢园来演,三人也是那时候就认识了,但后来谢园档期不合适,换成了张国立。用梁天的话说,就是三人一拍即合、志趣相投,以至于后来联合开办了好来西影视公司。刚开办公司的头几年,基本上每年都会组织董事会成员去国外旅游,其实就是他们三人,出国旅游就是为了联络感情。《顽主》之后,梁天和谢园、葛优组成了一个组合,在全国各地演小品《学生和老师》——谢园演老师的角色,类似于《顽主》中的于观,而葛优和梁天则演比老师高明的学生。英达执导《我爱我家》时,曾邀请谢园和葛优客串。这部经典的情景喜剧,梁天也是主演之一。1994年谢园和梁天、葛优三人又合作《天生胆小》。由于三人合作的影视剧风格多以喜剧为主,因此被称为“中国内地喜剧三剑客”。

谢园生前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自己毕业时被分配到某电影制片厂,但因为眼睛近视,对方单位不要,又把他退回北京电影学院了。尽管留校有些被迫的意味,但此后,他在校园里当了一辈子“孩子王”。不拍戏的时候,谢园的工作重心在教学上,先后担任表演85干专班、表演87班、表演88班、表演89班,表演95班专任教师。他对学生要求极高,也深受学生喜爱。19日,他的学生邢佳栋、左小青、余男、孙莉等纷纷发文悼念。左小青说:“我听到这个消息就哭了,太震惊了。我的第一部电影《红月亮》就是跟谢园老师合作的。谢园老师上课跟别的老师不一样,比较注重实践。他会带我们去一些历史古迹,让我们感受历史的厚重,也会邀请他的好友梁天、英达、陈凯歌、张艺谋、姜文等来课堂上讲课。”